• 能饮一杯 - [说话]

    2011年1月28日

    我是这样想的---

     

    想去一个不算太远也不出名的安静的山里,最好是冬天,我们开车去。

    把车停在山脚下,沿着弯弯窄窄的羊肠路往上走,就像小时候那样,专注地走,一心只是想玩一玩地走,路别太陡,别太滑,灌木上要有点蓬松的积雪。

    空气清冷,呵出来的气在唇边化成薄薄的雾。

     

    花几个小时才慢慢走到山顶。

    山顶最好有一个小小的茶馆或者寺庙,人非常少,却有露天可以坐坐的地方,有小巧稚朴的炉子用来烤手和脚,不至于太冷。有黄狗或猫蜷在身旁。

     

    我们点壶茶,其实最好是黄酒,再来几个干净的小菜,旁边有一两株黄腊梅,能闻见淡淡的香。望着遥远的群山,山尖全是迷蒙的白雪,天空是亮蓝的,偶尔有寂寞的鸟飞过。

     

    等喝到微醺时,再说一些从未彼此袒露过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