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赠予 - [说话]

    2011年3月1日

    礼物,表达的是对人的惦记。

    礼物,也是能记住一个人最世俗却最好的方式。

     

    一个幸福的人,总是在不停收礼物。

    -----这个幸福的人,就是我。

     

    礼物中的一部分来自自己爱的人,而另一部分来自爱自己的人。

    我爱的人,对我好,我也对她们好,这种彼此的付出理所当然,不想多提。

    让我心底最不安和挂念的,其实是后者。

    正是因为自己的付出远不如对方,所以会惴惴,会愧疚,会更加觉得无以回报。

    -----------------

    有一个姑娘,对我好。

    我昨天想起她,突然就像被春天的雨点打中了心脏,如果我说当时差点流泪不知道大家会不会觉得很恶。想起了她白白的团子脸,简单的小马尾。我去上海,找朋友玩,没心没肺经常顾不上和她见面,但是临走前她多半会发短信来说“等下有人送你吗?我来送你好吗?我们没时间吃饭了,直接送你去车站好吗?”

    “那送完我,你去干嘛?”

    “不干嘛,回家呀。”

    我们约会的地点,经常是各种地铁站的地下通道,最夸张的一次,是她直接坐车到上海南站,在检票处等我,就为了拉拉我的手,把她买的餐具给我,然后故作幽默地说些笑话,然后像个妈妈那样目送我离开。

    她在我生日悄悄寄了一堆非常美的本子给我,在零点写微博祝我快乐。

    还有在告别时塞给我的那个苹果,隔着乌泱泱的候车人流大声喊着:

    “喂,苹果已经洗~过~了。”

    真想哭,这句话像情话那样动人,整个场景就像当年的日剧,怎样都忘不掉。

     

    有一个姑娘,以前联系得并不多,现在更是几乎已经失去了联系。

    说实话我对她很一般,但她总记得我,出国去也是。在泰国,看到一家卖棉布的店,她很开心,请求主人让她给几款棉布拍了照,然后傻乎乎坐在网吧登着msn等我,第二天,泰国开始发大水,而我还是没有上线,也没有收到她的跨国短信,最后只能悻悻地离开。

    但她回国后就买了块棉布送我,说“在泰国没买成,这块你肯定会喜欢!”唉,那块布好贵啊,她被斩了,可我现在看到那块布,就会想到她的憨傻和真挚,这样,被斩也算值回半价,对吗?

    另外一次也许可能是在香港?她逛书店,看到本做手工的书,那么厚的一本书啊,她吭哧着背回家来送我,在必胜客,拿着书我笑着,特别不忍心告诉她,这本其实我早已经有了。

    ...可是,她对我的好,我全部记住了,真的,现在想起来那种感动还很清晰。

     

    还有一个姑娘,其实我们是挺要好的好朋友。

    可我总觉得亏欠她,总觉得我对她的心不够她对我那么赤诚。她送我喜欢的香水,送我雅诗兰黛,送我幻彩流星,送我小木床和小木桌,送我漂亮的护手霜,送我书,陪我逛街,请我吃饭看电影。

    如果我在聊天时提到自己不开心,她马上就会说“我们下午出去喝咖啡聊聊!我请你吃晚饭!宝贝你想看电影吗?”

    ...我的付出总是赶不上她的付出的脚步,我对自己很失望。

    每一年我送她的生日卡片,写来写去老是那句“你在我眼里是最了不起的。”

    没说谎。她真的很了不起,当我灰心失望,只要想想乐观开朗她,我就会再次鼓足勇气。

     

    另外有一个姑娘,她像亲人那样。这么说妥当吗?

    我可以半夜打电话叫醒她对她说“我的博客又坏了!心情很糟糕!”,我可以在任何时间给她短信,把她拎出来帮我搞定各种技术问题。她出去玩,就给我寄旅行时捡到的小松果(收到时都碎了)/各种亲自刻的我爱看的碟片/茉莉绿茶/鲜花饼/书/小狗的照片/...只要我提到想要的,只要她给的起的,她到底给我寄过多少东西记不清了,更要命的是,她居然还写诗给我。

    这是爱吗?我不愿承认。

     

    还有许许多多,买了栗子等在我下班路上给我吃的/熬夜给我的圣诞娃娃做海报的/悄悄往我店里寄零食的/特意去各家出其布意买东西的/给我寄四川腊肠和闪亮亮的毛衣链的人/给我寄各种礼物的....你们这些好人们。

    我前半生所收到的,足够我幸福整个后半生了。

     

    ----------------------------

    可我又有点希望以上我写到过的所有人,最好都不会看到我的博客。因为那样我才不会感觉更加羞愧和难过。

    要知道,我辜负过很多人的情意,以前是,现在依旧是。

    大部分时候我都刻薄,冷漠,只想拥有,吝啬付出。

    一个人,要有颗多么温柔耐心的心,才会持之以恒对我那么好呢?

     

    前几日突然收到一本寄自“日理万机的人”“做梦都在想事情的人”“总在飞来飞去的人”“我从来不指望对方会把自己放在心上的人”的图案书,拆开时却发现是自己寻找了几年而始终未得的那本。

    我真想唱歌啊。

    真想送你些亲手做的温柔的小礼物,好让你以后看到我也不忍心生气。

     

    唉,所有的,对我那么好的人。

    默默又不求回报的人

    为什么想到你们,这些陌生的又不陌生的人,我经常会发出轻轻长长的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