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蓬莱 - [说话]

    2011年3月25日

    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不怎么好。

    不好的东西,我总是不习惯讲出来给人听,要自己憋着,憋到内伤吐血,五脏移位。

    对于事与物,我有着很强悍的消化系统

     

    恩,还是回到那个梦。

    当时凌晨起来尿了个尿,然后就开始了。

    梦里我站在一条大大的平坦路上,旁边吵吵闹闹簇拥着好多我并不认识的人。大家都在看着右边,那里有座高高的山,然后人群里的其中一个男的大声说:“骗人啊,根本就没有出现!”可是他的话还没讲完,眼前的山谷那里的土地突然拱起好大一个包,像是条龙要跃出来。然后另一个人马上喊:“天哪,真的来了!真的来了!”

    人群开始混乱,这时候我朝左边看,看到天边海啸卷着黑黑黄黄的土,披天盖地扑过来,

    房屋和树木像吸尘器那样被卷了进去。

    太快了。

     

    我屏住呼吸,呆呆地望着,真奇怪,当时并没有想到谁,也没有什么特别复杂的念头。

    “就是这样被吞掉了吗?那些人都是被埋在里面无法呼吸才慢慢死掉的吧?”

    -----我这样想。

     

    眼前一黑,海啸和尘土过去了。

    我清醒地知道自己此刻正埋在地底,头在下面,脚在上面,我的手紧紧护住脖颈。

    像个婴儿安静地睡在妈妈的子宫。

    空气正在慢慢变少。

     

    “就这样被吞掉了,周围好黑,感觉不到你们,都还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