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间的散步 - [说话]

    2011年5月9日

    春和夏交接时,第一次换上薄裙子的那几天,最适合晚间的散步。

     

    今天饭后又出去,试着走了条从没有走过的路。

    穿越国道,过了个高速的涵洞,走在桥洞下面时,有隆隆的车声在头顶。涵洞只有十来米,几步之后居然别有洞天---

     

    先是看到了荷塘,暮色里只有叶子在又平又浅的河面安静着,星星点点闪烁的是晚霞和远处的灯。有老人家在捞藕,剪影起起落落。

    荷塘相邻的是苜蓿地,看不清花的颜色,只知道反正密密匝匝的那一片就是。

    之后是被整理得非常干净方正的庄稼地,也看不清种的什么。青菜,番茄或是萝卜,这一家的主人尽心尽责,田垄齐得可以用尺量,中间引水的沟也开垦得笔直,赏心悦目。

    垄边有个棚,棚里亮着昏黄的灯,那是人用来看守的临时居所。狗蜷在门前的地上,这些狗都忠心得很,凶哦。

    接着是两座矮矮的鸭舍,透过木板望进去,好好笑,几百只鸭子沉默地呆立着,也不叫,也不移动。但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就都突然嘎嘎嘎骚动起来。

    水田和沟里有青蛙偶尔叫几声,咕儿,呱,还有什么蹦出来又跃回去。

    吹过来的风太舒服了,夹着草木灰和牛粪味....

     

    于是就沿着这条乡道走啊走,聊天。

    我说:“那时写信多好,一点点的事,都值得写出来,寄过去等对方收到都要一周。但还是耐心地写,耐心地等。”他说:“知足些啦,至少你还经历过写信的乐趣,比我们小的那些人,都没有体会过这样的乐趣。”

    唉,可那正是我的痛苦所在啊--曾经拥有过这美好的记忆,但现在却不在了。

    人就是这样慢慢地依依不舍地变老的吧?

     

    继续走。

    他突然说:“哇,你看,有星星。”

    沿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真的看到一颗两颗,散在天际。

    鼻子一酸差点就要哭起来了,我说“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在家附近看到星星。”

    他说:“滚蛋。”

     

    路上还遇到另外一些同样在散步的人,但和城里经常遇到的那些不太一样。她们都穿着那种舒服的布褂子和府绸裤。有母女,做妈的面对着女儿,倒退着走,两个人笑个不停。

    也有路灯,暗暗的白色,洒在路上像月光。

     

    走到一个三叉路口,说,回去了好吗?

    于是就回头走,看到远处城市灯光连篇霓虹闪烁,仿佛又是另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