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BD - [说话]

    2007年10月25日

    当一个地方
    每隔五米就出现个店面逼仄灯光昏暗门帘半垂欲语还休字体简陋的性用品商店
    那么恭喜你
    你已经身处火车站商圈儿了

  • 我猜 - [说话]

    2007年10月15日

    去菜市场买菜哦
    我问内个卖菜的
    我说:“大妈大妈 你这个红椒辣不辣的啦?”
    大妈笑嘻嘻迎上来:“小妹儿 你喜欢辣的还是不辣的呢?”

    靠 那么奸诈
    偏不告诉她
    让她猜!

  • 生活 - [说话]

    2007年10月11日

    那一次凌晨四点起床 一起去胜山的早市挑布
    是我记忆中最温暖的情节之一
    仿佛相濡以沫的生活
    就应该是这样深深的颜色 淡淡的样子。
    而半夜十二点 开车出去为我买一个相思已成灾的奶油蛋糕
    则是涓涓溪流旁饮水的鹿
    俯下身 伸出湿漉漉的卷曲的小舌头
    或是雨后地里青菜叶背面的蜗牛
    温柔小心地舒展触角
    岁月无声 又夹杂着不为人察觉的绵软的好

  • 生日目前还遥遥无期
    但想要吃一个“圆圆的大大的双层的货真价实的”奶油蛋糕的心情
    却已经是迫不及待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那种感觉了
    昨天是这样
    今天更是加油添醋
    但好死不死偏偏台风来了 台风不识相啊
    外面就狂风暴雨一副打雷啦下雨赶紧收衣服啦的鸟样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
    昨晚临睡前信誓旦旦想明天无论如何一定要出去买一只奶油蛋糕回来
    这样的誓言 今天因为台风这种鬼天气 于是泡汤了
    期间望了窗外大概四五次 指望雨能稍微小一些 至少气场不要那么浓烈也可以
    雨却越下越大了 到了晚饭的时候 电视新闻里说连西湖都溢出来了
    人家西湖都溢出来了
    我还有什么资格猫在家里思思念念想要吃一只奶油蛋糕!
    但后来8点档的新闻又说 明天雨会停了
    雨停了好啊!
    雨停了第一秒我就洗脸梳头换衣服
    第二秒我就开车出去冲到随便哪家糕饼店(劣质一点的街边小店其实我也是无所谓的了)
    趴住柜台气喘吁吁好像马上快要咯屁地对人家说:快点!我要一只奶油蛋糕 双层的!
    拎着蛋糕我要箭一般油门踩到底踩回家
    拿剪刀心急慌忙把狗屁缎带剪开 就像色狼剥掉大闺女的肚兜
    一手撩翻白色的笨拙的盖子
    手握最大号的调羹 饱满地舀上
    放到嘴里
    哎呀
    这样才算完结
    吃了这第一口 我的相思才算完结
    这个时候 才可以坐定下来 若有若无故作文艺地把小蜡烛拿出来点上
    插在已经缺了一角的蛋糕上头
    然后一边哼唱生日歌 预祝两个月后的自己生日快乐
    一边逐个吹熄那些颤弱的小森命

    “祝你森日快乐 呼!
    祝你森日快乐 呼!
    祝你森日快乐 呼!
    祝你森日快乐 呼!”

    好了 蜡烛都吹完了
    我的相思也终于能停止了



  • 斯人独憔悴 - [说话]

    2007年9月26日




    她就要去北京耍了 吃香的 喝辣的 跟大河马玩丢手绢
    留下我一个人...

  • 居心 - [说话]

    2007年9月26日

    双层巴士第二层 明显可以逃避给老人和孕妇让座
    因为他们根本木有能力走上那个扭来扭去会把人甩出去的高难度楼梯
    那些一上车投完币就往楼上窜的人
    你们就承认了吧
    你们的居心 被我识破了
    哼!

    ----坐在19路二层第一排总是义愤填膺的小窗 敬上

  • 人是有自制力的动物 - [说话]

    2007年9月19日

    猫粮拌吞拿鱼
    真香

    我忍住了 归根到底
    人总该有点自制力的

  • 挨踢精英呢 - [说话]

    2007年9月17日

    老谢家对面楼下车棚啊
    住着一个挨踢精英!
    每天早上 他打扮得巴巴适适地出门
    粉红色的短袖儿衬衫 斜挎包包 二十立方厘米的小平头上 足足抹了一斤哲理水儿
    轻轻锁上车棚的门
    然后意气奋发地上班去了

    晚上回来
    他脱掉粉色衬衫 把包包放在车棚最里头的小床上 那里最安全噻
    然后他光着个膀子 坐在车棚门口
    咪咪笑的抠脚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