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起一般都会做家务,冬天最好能有太阳。

    有太阳,心情就好,家务在不知觉中成了一件妙事。

    洗衣服,掸灰尘,拖地,浇花,亲吻猫子。

    然后开始工作

    有时不想工作,但次数很少。

    到了黄昏,去菜场买菜,看红色的番茄,绿色的菜,白色的蘑菇。

     

    吃完晚饭,如果不想看书或者电影,就看电视

    最喜欢的,其实还是央7,《致富经》,俗世中的风云啊,教人包汤圆,如何嫁接月季,教人养殖苍蝇,教人驾驶农用拖拉机。

    然后就是浙六,民生频道,从《黄金眼》的新闻一直痴痴看,看到《老娘舅》,再看到《相亲才会赢》,接下去的《社区双抠》我不看,看了就犯困,特别是听到啪啪啪的出牌声。

    周六周日是非诚勿扰,不过偶尔会忘。

    那些动不动就说“真不知道你怎么就那么爱看相亲节目”的人,你们不懂的,一个好的相亲节目就是被精简被夸张的小社会,不懂就算了。

     

    另外,我的睡眠很好,一旦关掉灯,经常碰到枕头就光速入睡。

    睡觉时最好身边还能有点声音,比如电视或电台。

    但有规律的声音会让我彻底崩溃,比如钟的滴答,我会挣扎着摸黑掏出钟的心肝肺。

    30岁之后,梦也开始少了。

    常梦见的都只是些很淡很淡的细节,没有什么大爱恨。

     

    ----------------------

    我并不怕长沟流月去无声。

    生而为人,瞻前顾后,这么辛苦,已经是场小小冒险。

    其余一切,都算惊喜。

     

     

  • 从未知的过去而来 - [说话]

    2011年1月9日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部分女人都会有一个前男友。

    A小姐也是。

     

    有一天,A小姐在搬家整理房间的时候,突然找到了一个尘封的糖果盒。

    打开盒盖,里面有些乱七八糟劫后余生的小东西:

    一张绿色的卡片

    几支铅笔

    一个徽章(丑)

    一张写满迷你字体的微型小抄

    一张便条

    一个拉链笔袋

    一条卡通的手机挂坠

     

    就这样,时光宝盒没有预约被打开了。

    吴孟达站在光束下,痴头怪气地冲着镜头说:“脑婆,快出来一起看上帝!”

    达叔达叔,能告诉我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吗?

     

    --------------------------------------

    恩,毫无疑问,猜都不用猜,这个A小姐就是我。

    有个前男友应该也不算是什么丢人或者写出来会不好意思的事情吧?

    历史即真实。

    “知道吗?直到现在想起你来,也还是那种很体面很帅气的样子唷。”

    我人真好。

     

    其实,在盒子里还找到了件差点被遗忘的东西:

    ---一对橘色的耳塞。

    我很欣喜,因为自从去年和江雪去北京,她把自己的耳塞给我用过后,我睡觉时就迷上这个了。

    我试了试,太好用了。

    牌子佳,颜色靓,体型正,弹力好。

     

     

    我觉得这对耳塞是目前为止你留给我的,除了真挚热烈的爱以外,最好的一件东西。

    当年的你,是如何知道了如今的我?

    所以敬个礼,谢谢你。

     

  • 有些小玩意儿,算是真的神奇。

    比如猫,

    比如楼下这种。

    之前和现在都流行的一个词,叫做“治愈系”,猫和小布在念大学时,都选的这个系。

     

     

     

    有了她们,我真的能回到很小很小的时候。

    ---在还没开始恋爱之前,在对“帅哥儿”这个词语还很懵懂之前。

    我小时候非常迷糊、莽撞、傻愣愣和男人婆

    妈的,这种性格想起来怪令人怀念的。

     

     

    我很清楚地知道谁对我好

    但有时不清楚该对谁好。

     

     

     

     

     

    婴儿的时候,有人喂奶喂饭,不高兴了就大哭

    小女孩的时候,被带去动物园,扎着粉色蝴蝶结,骑白色的马,笑着露出龋齿

    少女的时候,少女的时候最值得怀念

    然后就不知不觉慢慢老了,结婚成家了,连自己也奉劝自己要稳重要务实要老练了。

    很多不切实际的梦想幻想妄想,被夺走了。

     

    真残酷,女人的一生,就是慢慢战胜各种公主病。

    可我并不想赢。

     

    我想要更多小布子。

  •  

     

     

     

     

     

     

     

     

     

    以上,一些事物,言语不能形容。

    请原谅我的词穷。

    -------------------------------------

     

    认真算起来,你是和我睡觉睡最久的女生了吧?

    我们从92年就开始一起睡,那个暑假你短发齐肩,厚厚的刘海,拍我的肩膀说:

    “喂,这位同学,你的发带散了。”

     

    等我回过神,怎么转眼就快二十年?

     

    头顶头的夜晚,我们曾经聊过些什么,还记得吗?我不想提狮子男,还有各种暗恋,以及令人头痛的考试,写作?别拿出来丢人了,现在讲起来都想自杀;

    上铺总有东西从床的缝隙掉下来,有时是一把塑料梳子,有时是火腿肠,有时是饼干,有时是小本的字典,砸在我的额头,所以我必须经常和你讲她的坏话,心理才得以平衡;

    你的床下有个桶,里面装着很多的零食,我在桶把手上拴了一根绳子,每天晚上轻轻一拉,它就过来了....我觉得自己胖起来的多半原因可能就在这里;

    也给对方写过很多信,那些信都在,我有时打开看,每拆一封,往事和傻事就都如尘土扑面而来呛得我鼻青脸肿;

    你戴红帽子穿红西装的艺术照,我还留着呢---为了永恒的嘲笑,你一定也留着我的。

    沾满我口水的那只熊,怕是已经找不到了,遗失在了你娘家。

    拍过一些照片,有拿着宝剑学虞姬自刎的,有站在马桶前面学卫慧的,还有那张你最喜欢的我抱着活的葫芦,另外有张我穿着红裙子(特苗条)站在谷堆旁边,后面背景里有你的爷爷摇着蒲扇经过。

    我们甚至还为了一块从大衣口袋里滑落的德芙巧克力,从寝室到大门连走两遍,结果失望了。

    送我各种奇怪的不奇怪的东西。最近的一次是前几天,生日加上圣诞加上新年,发很大的包裹,还附了蓝色爱心卡片,各种衣服袜子手镯围巾颈霜,甚至还有一个神奇的麦当劳的奶精,饶是小清新也实在难以驾驭。

    但每次看到你标志性的小小的字,还是会恍恍神,好像还在少女时。

     

    当我们还是少女,经常互相阶段性地彼此嫌弃。

    那个夏天我非要走到你家门口河塘里摘紫色的水葫芦花,你满脸不屑又不耐地站在岸上观望着。

    可去年你又突然说:“你现在是再也不会去做那样可爱的傻事了。”

     

    世钧,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无耻青春里瞎过的每一次狗眼,都已经没有可能重复。

    无耻青春里喜欢过的每一个人,十之八九全成了记忆缺失的路人甲和肚腩伯。

     

    只有少少的一些,遗留了下来。

    时光一把大火,整整烧了十年,草木皆化,煅出几颗珍贵的舍利。

    你是其中之一。

     

    ---------------

    而现在,人近中年。

    我最喜欢每次约好在一个地方见面,看到你时,你总半侧着身子,远远望着我,脸上带着神情不明的笑。

    好像在说:快点给我滚过来吧臭小子。

     

     

     

  • 有光 - [猫子]

    2011年1月6日

     

    闻过刚晒了太阳的猫子皮毛吗?暖烘烘的臭,但很迷人。

    把头埋在正晒太阳的猫子肚皮上过吗?丽春院,温柔乡!

    听过猫子的呼噜吗?帕瓦罗蒂!任何小清新的N次方!

    亲过猫子厚嘟嘟的三瓣嘴吗?心跳加速,永远的初吻!

    捋过猫子的尾巴吗?狼爱上羊啊爱得疯狂!

     

     

     

    我要幸福死了。

    因为我有两只猫。

     

     

     

    世界上,怎么会有猫这样好这样妙这样招人喜欢的生物。

    自从有了猫以后,我好像就慢慢了解了论坛里妈们的各种心态。

    我每天拍猫,和猫说话,挤它们的胖脸,摸它们圆鼓鼓的蛋蛋....

    觉得它们无可替代。

     

    有时候,人还在上班,突然就想起它们的模样,心都要碎了。

  • 一期一会 - [说话]

    2011年1月3日

    走了个神,就特么2011了。

     

    昨天有人问我,2010就这么过去了,不感慨啊?

    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一年到头,好像没有什么特别遗憾或者不好的地方

    挺和谐的一年。

     

    北京店和广州店都开了

    在我的龟毛选择下,照例掌柜的们都是优秀又好相处的一等一的佳人;

    能酱来到我家,小鸡态度未置可否;

    闺蜜们都还在我身边,妥妥儿地;

    家人体贴宽和,吃饭和散步时还能有说不完的话;

    慢慢开始理解父母的心意,想对她们好,想弥补自己曾经的冷漠和任性;

    结识了几个可爱的新友,但留待往后的岁月检验真伪;

    试着和自己的轴劲儿妥协;

     

    但今年看的书实在太少了,看的速度远跟不上买的速度;

    看到的好电影也不够多,特别是去影院看的那些,别提了;

    写了太多的围脖(全是垃圾,根本没什么存在的必要);

    大家都不怎么写博客都改写围脖了,这一点,特没劲;

    在某些方面越来越固执无法被说服;

    这是被各种宠爱的一年;

    没长高但胖了(靠);

    -----------------------

    新的一年,多多少少总有一些愿望。

    不过好像大都是些细碎的小愿望,小理想,我觉得努努力就应该能实现的。

     

    今年想和闺蜜短途旅行

    想去北京看望大河马和小向

    想去动物园玩

    想在春天爬一次山

    想去安静的寺庙,走一段长长的路

    想要枝腊梅

    想要更多的小布

    想重拾已经被遗忘的乐器

     

    以上,是需要你们陪我一起做的,这让我想起来,就觉得很心安。

    还有一部分,写出来就未免显得有些傻乎乎的,不写了。记在心上,能想起最好,不记得也就算了。

     

    如果我说自己是一个从来没有过长期计划的人,你会觉得奇怪吗?

    我的计划表一般最远只列到三个月内,三个月外的,就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吧。

    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这句话我挺信奉的。

     

    另外,今天傍晚做了传说中的九型人格测试。

    唉,测试结果诚不欺我。

    我果然就是那种.......的人呐。

    但绝对不会也不能告诉你们我属于哪个类型,说了就被破功了....

     

    其实,我还有个怪癖,就是喜欢听别人剖析自己,然后听完默默不发表任何看法。

    (此处会被江雪推一把然后说:“啊你这个心机女!”)

     

    2010年底,还搬了新家。

    这件事给我带来的幸福感,很巨大。

    一切都新鲜而明朗。

    ----------------------------------------------

     

    还有,

    这张照片是清晨在家里的阳台拍的,觉得喜欢,所以也想给你们看看。

     

     

  • 姗姗迟来 - [说话]

    2010年12月31日

    其实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吧,好像还真有点羞涩于专门去写一个谁。

    就是...怕太过隆重,那种感觉。

    又好像怕应证了“在天涯论坛秀恩爱就很容易死屁”这样的说法,可不是嘛,万一刚写完,两个人就闹崩了...

    很谨慎地想了想,还是得低调些。

    虽然心里藏了很多的话,想要说。

    关于这位才华横溢的神奇女性,是的,一点不夸张,如果你也是知道她的人。

    小人间,又名周布布,艺名很多,不做累述。

    我也觉得自己很难再遇得到像她那样真实的人。

    不对,这些形容词好像远远不够,可如果太多的形容,又容易淹没了她的单纯。

    很为难。

     

    直到某天我看到了这句话:

    ----“没有一个人能像人间那样,把没心没肺和有情有义结合得那么好。”

     

    看了这段当时我就震惊了。

    我的千言万语、欲与还休,全被一句话概括了,我还混个屁啊?!

    小时候就很怕被安排在最后发言,因为不管说得多好,似乎都在重复前面那些人的观点。

    而这次我是完完全全地佩服了。

    到底是谁总结的妙语?

    衷心祝这位高人快乐。

     

    也祝照片中的周布布幸福。

    也祝照片之外的周布布的先生张大磊幸福。

    也祝他们两个在一起平安幸福。

     

    新年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