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同感 - [说话]

    2010年7月2日

    某女看红楼,看到第10集,忍不住给前男友发了条短信:

    “终于知道古今中外名著里哪个人物的性格最像你了。”

     

    对方光速回复:“贾宝玉?”

    惊:“你怎么知道???”
    回:“昨天收到一条短信就这么说的。”

    好奇:“谁和我这么有灵犀?”

    回:“前前女友....”

  • 两只狗 - [说话]

    2010年6月29日

    有两只狗在建筑工地门前的沙堆里玩沙子。

    都是纯正的华田犬,而且还是那种滑稽的眼镜儿狗。

    其中一只用后腿亢奋地刨沙,半湿的沙子就像雨点扬起来,另外一只在扬起的尘土里进行沙浴,它敞着四肢打着滚,让沙土落在自己脏脏的肚皮上。

    刨土的那只玩着玩着就一脚踹在打滚的那只屁股上,然后两只狗又假模假样地掐起架来。

     

    它们看上去无忧无虑,好开心啊。

     

  • love song - [说话]

    2010年6月23日

    我把窗打开了四分之一,工作室的这扇窗又大又方,朝右望出去有好几棵绿的树。还有一些粉色的夹竹桃,草地很翠,落了许多狭长的叶子。

     

    这是一幅专门供人发呆放空想心事的画面,该配点音乐。

    豆瓣电台真好,就像男朋友。从第一次见到的那天开始慢慢磨合,“我喜欢这样,我不喜欢那样”,然后它终于变成了一个熨帖又温柔的人。多想在电台听到自己最想听的那首歌,就像在地铁中邂逅昔日恋人。

    “也许有天再相逢,说声好久不见,沉默了”,这是它现在播放给我听的歌曲。

     

    爱,真的是好残酷的东西。曾经要死要活,留到后来真能记得一辈子的又有多少呢?

    都是浮云啊。

    那些写出牛逼歌词的人,十有八九都是被爱推倒过的人吧?还有那些走路时遇到的拿着手机播放经常被我嘲笑的网络歌的民工兄弟,他们心里也一定藏着小小一团属于自己的爱的火焰吧?谁知道呢,以后不再笑他们了。每个人都拥有自己决定和判断的权利。

     

    天色开始变暗了,对,这个时候的天空就应该是这个模样。

    今天没有下雨,然后路灯亮了,街上的人行色匆匆。

     

    怎么说呢,这个小城的黄昏。

    “我把这陈年风褛,送赠你解咒”,这是关掉豆瓣电台前,它唱出的最后一句。

     

  • 标你大爷题 - [说话]

    2010年6月11日

    围脖好在哪?

    首先,好就好在每次写都不用想标题,懂吗?懂的吧?

    为什么人生必须有主题?就像从小到大念的那些文章,先分层,再分段,还要概括段落大意,最后洋洋洒洒大放厥词写上中心思想。文章的中心思想很重要的,写错就会扣你5大分,而段落大意只值2分一个,所以鸡贼的我经常通过题的总分除以2,以此来判断文章的分段数。懂吗?应该懂的吧...

    没有使用过围脖的人,就没有资格评价围脖“喧嚣浮躁闹哄哄/搞些什么都不知道”。你没和人家处过对象,就说人家不善家政暴力成瘾晚上打呼亲戚难缠,是很没有说服力的!懂吗?懂的吧?

    围脖,对于一个不想经常开电脑/大部分时间都不在电脑前/并且拥有itouch和E71的人,就是居家旅行整人自娱的必备良药。关于这点,大家懂不懂就无所谓了。

     

    这里,特别指出还有一种“既想偷窥别人围脖里的家长里短却又连注个册都懒得甚至居然还振振有词出来留言指责围脖主人自私不考虑他人感受“的人,我只想无比温柔地学林志玲回一句:加油~滚你妈。

    和这样的人相比,另外一些人就可爱多了。虽然说实话,面对那些”无头像无内容无粉丝“的三无关注者,有时心慌意乱在所难免,但换位一想“至少人家千里迢迢折腾注册只为默默围观你一人”,且不管对方黑道白道,这份“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的邪恶情谊不禁又让人内牛满面了。

     

    不过,说了那么多,博客在我心里,却永远都是大奶,是正房,是抱着与之结婚的念头开始交往,是心之最终所系。

    而围脖最多是二奶,是小三,是红颜,是婚外插曲,是茶余饭后酒足饭饱闲得蛋疼。

     

    好了,今日匆匆在大奶处交完公粮,晚上准备带二奶去哪里耍耍。

    懂吗?想必应该也许可能懂的吧。

     

     

  • 不是我不明白 - [猫子]

    2010年6月11日

     

  • 新鞋 - [影像]

    2010年6月11日

     

     

     

     

     

     

  • 日光 - [影像]

    2010年6月2日

     

    想起去年我还是个很爱拍花的人呢。

    花,是看上去格外宁静美好的东西,树也是。

    就像宁南北路这边沿街种了一排树,叶子在四五月会变成神奇的明黄色,而天空则是亮蓝的,那种组合就像梵高的画。去年每次开车经过都觉得应该带上相机过来留影一张。

    今年想去拍,却发现天空再也没像从前那么蓝过了。

    时光不再啊。

     

  • 题目想不出 - [说话]

    2010年5月31日

    今天是从帝都回来以后第一次开电脑,可能是因为觉得该写点什么了吧。

    月底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仓促的行程。仓促到在归途中暗下决心,作为一个摩羯座还是A型,以后出行前还是本本分分做好计划,随便尝试别人的生存方式就会是这种自我纠结的下场。

    古人云:没有金刚钻就别揽这瓷器活儿。

    我没这种随遇而安的好性格就别装洒脱。

     

    唯一让人高兴的是,江雪人真的很好,陪着我在整个北京城地底下穿来穿去,临上飞机还给我发短信安慰我说:“这次玩得很开心,我很满意!”

    很真心地说,她是我遇到过的最优质的旅伴。---随性又不任性,胃口好什么都吃,精神总是棒棒的,可以睡懒觉但也可以早起,爱笑。

    太爱笑了。

    脾气很好。

    脾气很好。

    脾气很好。

    在参与过一次“史上最烂行程之二人旅行团”之后,江雪你下次还愿意和我一起出去玩儿吗?关于这点,我挺不安。

    虽然其实我是一个“按部就班不列计划不舒服斯基不做准备勿宁死”的摩羯座,第一次想突破人格障碍,就不巧让你遇到了。请问你愿意再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吗?

     

    ----------------------------

    其实最近也不是没什么感触要抒发

    但刚才登录到写日志的页面,傻坐了半小时

    结果脑子里只轮流滚动着两句标语:

    “茶壶里煮饺子”以及“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于是乎就去看豆瓣,结果被我无意间发现一个“很早以前就认识的女网友的博客”

    翻了几页,感觉人家活得好乖哦,拍的照片也乖,看的书也乖,和她相比,我太不行了。

    最近很浮躁,老觉得心蒙了层猪油,不过暂时也只能这样了,人渣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