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说话]

    2010年5月31日

    带我去小镇吧

    镇上只有一条长长的老街

    我们都不带相机

     

  • 是我 - [说话]

    2010年5月21日

    小时候最爱在本子上画衣服和裙子,一页画9条裙子,涂上颜色,还爱做娃娃,整个暑假都在席子上做,一大堆,放在坏掉的铅笔盒里,双宝素盒子里。而且在学会游泳之前很会溺水,一个夏天可以掉进河里三四次,最后让养鸭子的用锄头柄捞上来。有时候是因为玩河边的草一脚踏空,有时候是因为往瓶子里灌水,灌到自己睡着....

     

    小学的时候不大会挑选朋友,谁给我吃东西就跟谁好,所以经常交往到各种不同的心机女生。说我写在格子里的字不好看,我就全部擦了重写,结果作业本黑呼呼一片,还破了;说她戴的那朵头花比我的漂亮,但是她愿意和我换着戴;考试前约好一起不看书,结果她得了第一名;骗我说某某喜欢我,结果人家背地里叫我小矬子。

     

    从小就害怕数字,算不清楚钱。特别碰到有零有整的,比如去买菜,土豆2块5/青瓜1块8/西红柿4块9,摊主算很快,报出个数字,说:对不对?我就伫立在菜摊前,伪装精明口中念念有词(有时还掰手指),实则在放空。最后虚伪地说:恩,对,好。其实,我就是怕给摊主留下“这个人不会算账好欺负”的印象,下回来的时候乱赚我的钱。。那种古老的秤更加不会识别,我只会望着秤杆一直虚弱地强调“这秤准不准啊千万不要少我哦到底准不准的啦”

    还有出去撮饭,结帐的时候,我也爱装精明,说:把单子拿来。目光注视一排数字:红烧带鱼22块/王老吉4瓶24块/空心菜8块/毛巾3条3块/米饭....小指头挨个戳过来,口中念念有词,放空几分钟后,潇洒地甩给旁边等待的服务员:买单!--- 下次请不要拆穿我好吗?我只是一个想伪装成一个生活高手而已。

     

    也不会算时间。从12点13分到23点19分,共有多少小时多少分?搞不清,脑子很空白。小时候半夜我爸妈还抱着一个座钟撑开我的眼皮,一遍一遍演示分针秒针转来转去,然后让我数。这个情景我历历在目,那个晚上,我被胖揍了,爸妈最后疲惫地把钟放回柜子上。

    也不会算日期,2009年5月30日到2010年7月30日,这期间共有多少天?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像有些人那样,用简单的方法迅速回答你。我必须得先停下手里的活,因为要用到自己的手指....我一个一个掰:“5月30到6月30  6月30到7月30 7月30到8月30....”相信你再也找不到比我更有耐心的人了,因为如果这时有人问从1997年5月到2010年5月共有几个月,我真的可以一个月一个月掰过来,手指不够用脚趾,脚趾不够就画正字。

     

    最讨厌的应用题是一个大水池子这边进水那边出水,什么时候池子可以满;或者两列火车面对面进山洞,多少时间可以交错完毕;再狠一点的是两列火车同向行驶,什么时候A可以追上B。还有令人发指的鸡兔同笼,鸭鹅同笼,浣猴同笼,吃饱了撑的,对吗?这些题。从认识这些题的那一刻起,我就在心中执着地认为,这和我将来的赚钱糊口绝对没有半毛钱关系。----我的后半生证明了自己的猜想。

     

    然后,初中的时候突然就变成淑女了,可能是因为开始蓄起了长发。但没用,我从五年级就开始暗恋的那个男生,喜欢的是坐他后面的那个高妹,还偷偷塞给她照片。伤心透了,直到毕业了还继续伤心了两三年。如果从微观角度来讲,我算成熟得比较早,五年级就知道喜欢别人,想写情书给人家;可如果从宏观角度来讲,我又属于晚熟,19岁才第一次和男人在公园的河边牵了牵手,心都快跳出来了。

     

    优点和缺点都是心软。而且只要一开始恋爱就彻底0智商,边犯傻边还不忘母性泛滥,整颗心都清空,里面的东西咣咣全丢掉,然后把对方放进去,还时不时挖开胸膛去问:“里面的空气还好吗?冷不冷?饿不饿?要不要吃个荷包蛋?”当然,狠心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综合起来,甩人和被甩的比例大概是四比二;

     

    可心软的我,龟毛又是众所周知。死穴太多,踩到一次就咬你一口。有时爱听点八卦,好在并不爱传播,觉得这是考验自己修为的大好时机;对女朋友很依赖,但对她们不够好,似乎总觉得还应该更好一些,又做不到,有时会耍些小心眼,不过认准了一个人,就很忠心耿耿。不爱跟男人一起逛街旅行,吃饭吃到一半会放空,开车的时候也爱放空,爱骂人,和电台里的主播们顶嘴呛声。坐车爱靠窗,如果是公车,那么最好是最后排靠左那一个。一年之中,最喜欢四月和五月,因为这两个月妇女的心思最活络。

     

    25岁之前爱幻想,动不动就玩冷战;28岁之前爱哭,泪点很低;30岁以后就开始有点老油条了,学会了一点点圆滑和应酬,也终于会去忽略一些不值得研究的小细节,目前正在试着学习设身处地原谅更多更广品种各异的“不同国度公民”。

     

    还有,怕选择,一面对就抓瞎。所以尽量别逼我做选择,如果看到我在十字路口徘徊的时间太久,那么请推我一把。至于这一路上的风景如何,请留给我自己体会和负责。

     

    ---------------------

    以上,是我,截至今天。

  • 我也是 - [说话]

    2010年5月20日

    平时很少开电脑,所以朋友们的博客要几天才能去检阅一遍。

    今天打开小人间的博客,看到她写着“我很久没有见到小窗了,心里空空的。”

    于是我就一个人默默在电脑前面感动害羞起来。

    好像在少女时代突然收到情书的感觉。

  • 玫瑰沾染了灰 - [影像]

    2010年5月19日

     

     

     

     

     

     

    大簇的蔷薇要用灰墙搭

    海鲜要蘸醋

    夏天要喝微苦的凉茶

    猫毛长了要剃

    朋友之间要有不长不短的距离

    蓝的天上要飞着一朵白色的云

    穿低胸的裙子要配好抹胸

     

    美,就是恰到好处。

    ---------------------

    此处有真意,欲便已忘盐。

  •  

    如此整齐有型的毛茬,如此唏嘘的胡渣,如此囧囧有神的狮子王扮相,如此翻逊的两双UGG,只能说明小鸡在剃度的时候是多么配合。

    它很满意自己的新造型,对镜自怜,信心爆棚,觉得特美。所以请群众们不要担心。

     

    另外,收集四处飞舞的猫毛织个围脖的梦想,也终于到此为止了。

     

    而能酱对于大哥被剃这件事,表示“目前情绪还算稳定”。

     

  • 艳阳天 - [说话]

    2010年5月13日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英俊潇洒的梦,是关于油条和你。

    油条喜欢吗?地沟油条,又脆又香,佐厨邦美味鲜国宴酱油,

    无需洒细细糖霜就是美人儿一个。

    你的手很美,这毋庸置疑;脸蛋在梦里看不清,但估计也差不到哪里去,脚趾也美,虽然藏在球鞋里;衣服当然美,我说“楼主短我短我”,但你不肯告诉我淘宝地址。

     

    这位女士,每到一个特定的时刻,我就会神经病发作想念起你来呢。

    而且跟所有的人一样,看一遍你的文字就会重新把你爱上一遍,这种令人羞涩的SM情谊我轻易不敢启齿。

    虽然你脾气差得堪比江南,江南春如四季春如四季。

    但你才华横溢呀,怎么办?所以归根到底娇躏跋扈这些都是你应该做的。

    谢谢你,真的不客气。

     

    可你不该叫我大美妞,夸我心灵闪亮,还说会爱我一辈子。

    你这个大片子!

  • 猫子长,猫子短 - [猫子]

    2010年5月13日

    今天难得在家里开电脑,于是不负众望赶来更新几个博客。

    呵呵首先,我们来观赏几张久违的猫子图。

     

     

     

     

     

     

     

    观赏完毕,下面唠嗑~

    家里有客人的时候,出来接客的必定先是能酱。

    能酱听到开门声,立即像个春季精神病初发患者,啊啊啊啊叫着冲过来,脱鞋的人还得照顾它的情绪,把手头的工作暂时放一放,抬起大脚趾轻轻一踹,它就顺势倒毙,然后又继续啊啊叫个不停,间或背贴地面扭来扭去,直到别人说“好了好了烦死了!”,它才拍拍屁股上的灰尘,悻悻起身。

     

    小鸡呢,如果心情好,有时也会拉着彪马走过来。

    如果是我,还能有幸一亲芳泽,但得先蹲到和它同一高度,头贴着墙,它踮着脚尖滴溜着双手站起来,拿杏感的厚嘴唇轻轻碰一下我的,然后华丽转身,肘了~很杏感,这样矜持又高贵的态度,总让我想起赫本小姐。

     

    出来表演的,毫无疑问也是能酱:表演小黑爪子开厨房的移门,表演跌倒,表演刨猫砂,表演快速运送眼药水,表演仰天露卵蛋...名目繁多,表情亲切自然,总逗得宾主尽欢。

    但小鸡对此类活动则抱着极端鄙夷的态度。它总是默默潜伏在椅子下(或椅子上),用一种“太傻逼了我才不会做这种丢脸的事但内心深处又稍微有点嫉妒”的表情紧紧盯住表演欲旺盛的能酱。

     

    小人间来家里玩,她边搂着能酱,边恨恨地看着躲在桌下虎目圆瞪的小鸡,说“:哼,还是喜欢能酱,小鸡讨厌,都不和人玩儿,不理小鸡了。”

    可是当小鸡突然人格分裂走过来倒在小人间的脚下,扭肚撒娇央求她踩肚皮时,她的心都要碎了。她简直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涕泪交加,正在考虑该抬左脚还是右脚时,能酱冲过来,一头撞在小鸡的白肚皮上,鸡先生马上不高兴了,翻脸,翻身,毫不留恋地跑肘了。

    小人间又气又恼,指着“眼睛圆溜溜 快来抱我哟”的能酱:“你你你!都怪你!刚才我差点就可以和小鸡交上盆友了呢!”

     

    你看,这和男人没什么不同吧。

    男人愿意带热情随便的女人去酒吧,去酒店,有时还会对拒绝他的那个冰山女微辞几句。

    但哪天要是冰山稍融,突然发个短信问说“在干嘛”,男人的手都发抖,商务机差点失态掉到咖啡里。

     

    唉,猫且如此,人何以堪?

     

     

     

  • 帮派 - [说话]

    2010年5月9日

        早上发短信给我妈:“妈妈节日快乐,您辛苦啦。而且茶叶蛋很好吃。”---五分钟后,收到我爸短信:“已替你转发你妈,另,为什么父亲节你从来没有发过短信给我?而且你妈也没有给我吃过任何茶叶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