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狮子男:“张太太,你让我帮你修马桶通水管我都照做了,但是你再这样动手动脚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天蝎男(临死前):“张太太,我爱你,但很抱歉余生都没能和你共度,因为答应了我的妻子....所以...”

     

    双鱼男:“张太太,虽然被你骗光了我所有的积蓄,但我相信你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吧?”

     

    处女男:“张太太,其实换妻在现代社会已经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了,为什么你就不能和我试试呢?”

     

    白羊男:“张太太,对不起,我爱上对面的李太太了,都是我的错,下午我就搬走,房子留给你。”

     

    魔羯男:“张太太.....那个...唔......算了,没什么。”

     

    水瓶男(临死前):“张太太,五十年前你曾经问过我会爱你多久,现在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答你了。”

     

    金牛男:“张太太,我今天在报纸上看到一家餐厅周五有情侣打折哦,很好吃的,吃完了我们可以去附近的米兰,那里中午12点以后的钟点房特便宜。”

     

    双子男:“张太太。晚上有空吗?有空啊?好好好,我们去玩儿吧。对了,明天有空吗,没空啊,那你的朋友李太太明天有空吗?“

     

    巨蟹座:“张太太,在香港逛街时看到一件孔雀蓝的裙子,感觉很适合你,就买下了。晚上到我家来吃大闸蟹好吗?我买了四个。”

     

    天秤男:“张太太,你听我解释,刚刚那个...是我的前妻...我知道我知道,带她出席同事的婚礼的确实有点不妥当,但是..周末她一个人,没地方吃饭...我以为你能理解的。

     

    射手男:“张太太,我又要搬回这座城市啦,请你吃饭呗,你不会还在恨我吧?哈哈哈哈哈!”

     

    ---------------以上,送给所有曾经的“张太太”------------

     

     

     

     

     

     

  • 鉴于现在每天开电脑的时间越来越少,我也终于加入了写微博的队伍。

    测试了一下,更新和贴图都很方便。

    我的微博地址就在首页上方。

    这对于一个性格龟毛而羞涩的人来说,可能也算是种人格的突破了吧。

  • 帝都之春 - [说话]

    2010年5月4日

    四月的北京让人挠心挠肺。

     

    柳絮开始飘了吗又?

    如果白天走在街上,道儿两边就全是白茫茫细密密的,踩一脚以为是雪。飘到脸上就开始痒,柳絮啊,和恋爱挺像的吧,又痒又恨又绵软。别拍我,别拿你的镜头对准我,我脸上全是小红包儿难道你没看到吗?
    白天很暖和,有时是热,只能穿T,但晚上的风却是凉的,外面得披一件外套。走在夜色里,有点文艺青年的装比小仓皇。

     

    翠微路的树很直;景山顶上经常有游客夫妻披挂还珠格格的全套装备拍照到此一游;黄色树叶贴在故宫的红色高墙;地铁上的男女肤色都有些晦暗,每个青年男女的内心都演着着一部《杜拉拉升职记》;王府井我从没有仔细逛过;中关村一带全是圆脑袋带狗牌的挨踢男,姐姐长姐姐短,姐姐你不买我的电脑你伤了我的心。

     

    北京这么大,大而冰冷,没心没肺。
    但从四月开始融化,四月一来,它就在自己庞大的心坎上撕开小小一角容你窥探。


    其实按规律,只要一写北京,往往就意味着我正在北京或者刚回来。
    但这次没有。

    我只是身在江南,遥想一川烟草满城风絮;遥想红酥手黄藤酒;遥想绿槐高柳咽新蝉微雨过小荷翻;遥想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遥想公瑾当年羽扇纶巾小乔初嫁;遥想纵使相逢应不识,小轩窗正梳妆。

    还真TM有点儿伤感。

     


     

  • 童话是怎么来的 - [说话]

    2010年4月24日

    胡思客:细臭带回来七条蚕,又不养了,变成我在养。结果飞蛾生了无数卵,那些卵很快就要孵化出来了,愁死我了。
    小窗:瓦,快递一条蚕宝宝给我。  
    胡思客:大概有上千条,没那么多桑叶对付它们,我想冲到厕所里去,细臭不同意。

    小窗:这画面想起来的确是有点血腥啊。

    胡思客:...大不了事后为它们写篇童话纪念一下...

     

  • 厦门鼓浪屿店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龙头路66-2号

     

    照片稍后附上

  • 如果宠物可以上网说话,它们会讨论些什么?

    以下是众网友的设想:

     

    1 我爱上楼上的大黄了,可主人总想让阿黑跟我配种!

    2 失宠危机!主人想买一只垂耳兔,怎么办?在线等.....

    3 这狗窝还能合住么?刚过一个礼拜,窝友就带着女朋友回来过夜了!

    4 求助!老婆刚生了5只小狗,各位狗民说说叫什么好听?我们是拉布拉多。

    5 掉进粪坑失宠于主人,嫌我臭,内牛....

    6 突然觉得骨头形状的狗粮好贱!筒子们一起来818吧!

    7 我曾是一只副省长家的猫。

    8 偶是一只老掉毛的猫,满地打滚跪求不掉的秘方。

    9 弱弱地问,有谁像我一样爱吃主人的袜子?标题要长长长..........

    10 求助!明天就要配种了,配过的JMS来聊一聊第一次的感受,会很痛吗?

    11 楼下苏牧老是围着我转,怎么办?我们都是公的。

    12 我喜欢隔壁的小泰迪,可她的主人一看到我就抱着她跑掉了,PS:我是个藏獒

    13 每次被主人洗掉身上味道的狗狗们,你们是怎么重新赢得周围妹妹的认可的?

    14 818宠物圈中的绝世美男子:英国短毛,哈士奇,金毛粉乱入。

    15 扪心自问,你真的没有看不起草狗吗?纯种狗乱入。

    16 内牛满面,一直以为主人就是妈妈...818大家几岁才知道自己不是主人生的?

    17 无语,主人欲养×××,跪求与神兽相处之道。PS:在下是中华田园犬。

    18 沉迷在那犀利的眼神中...暗恋小区里的流浪犬,求助,怎么能让他注意到我?

    19 每次主人准备给我洗澡的时候我都装病,大家进来818有什么好法子可以避免被洗澡?

     

    好吧,我承认天涯论坛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的黑话系统

    乐,喷饭,亲切,网友们有时太智慧了。

    你们还有好玩的想法吗?

     

    小签的:

    《粉毛贵宾晒一晒麻麻在淘宝给我买的新衣服,平价不贵~》

     

    我也来贴两个:

    《纯技术贴:如何在无工具协助的情况下突破主人抵在门上的凳子进入厨房(圣母勿进!)》-------BY  帅帅暹罗公子小能

     

    《有人感兴趣吗?在线直播,趁妈妈不在做掉新来的腹黑暹罗弟弟!》---BY:春江水暖鸡先知

     

     

     

     

  • 不高兴 - [说话]

    2010年4月18日

    昨天晚上梦到自己长个儿了

    很高兴,一早醒来就去量身体

    .......结果没长高。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梦里面都是假的。

  • 菠萝蜜 - [说话]

    2010年4月14日

    如果我选择跟一个人做了好朋友,就不会去讲这个人的坏话。

    也不能忍受别人在我面前讲这个朋友/朋友的配偶/朋友的宠物/的坏话,听在耳朵里,虽然不一定有当场反驳的勇气,但心里会咯应,就像水煮毛肚那样,起了一个个的小疙瘩。

    在别人面前否定自己交的朋友,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就是否定了自己。

     

    当然我也知道,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和我一样。因为其他人有其他人的处世方法。

    但我觉得,跟一是一二是二的人相处,至少很安心。至少现在的我的朋友们,你们可以很踏实地知道,我是真心喜欢你们,才和你们玩在一起。这样不好么?

    有这样一个朋友----

    她夸你今天的衣服好看,你就明白那肯定是由衷的,这衣服适合自己,可以多穿穿;

    她跟你撒娇,生气,闹性子,你就会反省自己哪里做得不对,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生活已经很累了,不想再去猜测身边这个和自己逛街吃饭聊天的朋友是不是常年戴了面具。

     

    毫无疑问,可以对自己的朋友有看法,有意见。

    但意见要说出来,最好当面说。忠言也许逆耳,即使当时场面会搞得有些尴尬,可如果双方都是真诚的人,相信总有想通的时候,然后友谊升华到新的境界。

    其实有很多很好的友情,就是因为有了想法不说,闷在葫芦里,彼此猜忌,猜到最后,两个人的心就像交错而过的小船,越划越远,最后连背影都看不见了。

    更可怕些的,就是A对B有了意见,不和B直接说,却去找C埋怨。结果不幸C是个大嘴巴,把意见转达到了B那里。然后猜忌就开始了,杯具。

     

    所以,

    尽量不和那些爱在你面前讲其他朋友不是的人交往(同理,她也会在其他朋友面前讲你的不是)

    尽量不和那些爱把其他朋友的秘密透露给你的人交往(同理,她也会把你跟她说的秘密透露给其他朋友)

     

    最近看到天涯里成堆的《实在忍无可忍了,出来818我那JP闺蜜?》《大家来评论一个我这个闺蜜》《来讲讲我认识20多年的闺蜜的风流韵事》...

    感慨了。

    “818我那JP闺蜜”?她是JP,你和JP做闺蜜还拿到网上津津乐道博眼球,你更JP。

     

    这些人把闺蜜这个词搞得很廉价。

    闺蜜是什么?

    在我心里,闺蜜就是那个“她杀了人半夜投奔到你家,你狠狠抽她10个巴掌然后哭着帮她一起抛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