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着去厦门,和小签,动车4小时,周五去,周日回。帅气,100分!咔嚓,拍照牛念。

    穿着去上海,和江雪在田子坊碰面,然后一起在店里玩爱它去,敬业,100分!咔嚓,拍照牛念。

    穿着去北京,找大河马倾诉衷肠,乖巧,100分!咔嚓,拍照牛念。

    -----------------------------

    可其实归根到底,还是和上一篇博客同个道理。

    怕只怕,100分穿上身就立刻变成60分。咔你大头嚓,牛你大头念。

    泪飞顿作倾盆雨。

  • 女人们去购物的时候,有没有这种感觉?

    ---非常爱意淫那些衣服穿在自己身上的样子。(颜色很衬/那朵小花好俏皮哦/蝴蝶结提升自己的人气指数/黑色显瘦/粉色碎花再搭配白色小皮孩瓦美呆了)之类

    如果碰上店里的销售冠军,像只蜜蜂那样嗡嗡嗡围绕在你周围,夸你皮肤好/显年轻/眼睛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种话都说得出来,真不愧是销售冠军)嗡嗡嗡,不消一会儿你就像我一样失去理智了,对吧?

    而且,服装店的那些镜子太坏了,真的,助纣为虐,品格很差。百分之九十的女人都受过它甜言蜜语山盟海誓的片。可回到家,用自己的糟糠镜一照,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太坏了。

    于是匀速打入冷宫,运气好的一些秀女会被偶尔翻牌,但不穿,只是让主人用相机留了几张影,再运气好一点的,会被贴到博客上,供人指指点点。

     

    长叹呐,衣服居然是没穿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最好看。

    拍出来都好看,而且显得我的身材特别配不上它们

    泪飞顿作倾盆雨。。。

     

    以下是一些没穿在我身上的衣服。

    请免费观赏----

     

    1、河马君赠我的,据说她潇洒地赠完我后,就后悔了。

     

     

    2、买时老谢在场。

     

     

    3、袖口的木珠,美。领口的绣花,美。穿上,自以为---美。飘逸

     

     

    4、看过《我是一片云》吗?看过吗?一厢情愿地认为林青霞就这么穿,在海边,衬衫在小腰儿上打个结,和秦汉手牵手迎着镜头一路跑啊跑,风儿吹拂长发,有时秦汉还抱着青霞转圈圈呢。

     

     

    5、踢。三叶草,因为太爱,所以领口洗坏了,垮得就像中年妇女的脸。

     

     

    6、性感吗?短裤哦。保守些说就是“家居裤”,只能穿着在家里走来走去,抱着西瓜吃,西瓜汁滴到裤子上。腰围适合1尺4到2尺8.....皮筋儿之魅

     

     

    7、实物太美,我没话说了。只是穿上身就打折扣,还是那种“店面拆迁吐血跳楼打折”。

     

     

    8、另一件绿裙,以肩上小花博取眼球。等我再瘦8斤,可以尝试穿。否则就不用出去丢人现眼了。

     

     

    9、又是河马君赠的,潇洒赠完后她就像只热锅上的蚂蚁,疯狂在淘宝寻找同款,找不到,哈哈哈!

     

     

    10、简单的白衬衫,穿上会被人说是二奶(爸妈离得很远/念过大学/艺术系/对金钱没概念/迷糊/不会算帐/金主出钱帮忙开了一家店但基本上在赔钱/金主送了一辆红色马六/但经常搞不清倒档和前进所以大半时间在维修厂/爱美甲不过喜欢法式奶茶色/对小动物有爱但懒得养)

     

     

    11、从没宠幸过的小黑,所以无法给出中肯的上身评价。但曾经幻想过自己穿上以后会很瘦。

     

    先就这些。

    我觉得自己对这篇博客未免也太好了,图片都已经那么多了,居然还每张都配了解说。

     

    好吧我承认,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弥补无法把这些衣服穿得十分好看的遗憾。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美衣常有,而模特身材不常有。

    好博常有,而贴心粉丝不常有。

    这就是所谓的人生之无奈吧。

  • 桃花泉水 - [说话]

    2010年4月11日

    下着雨的夜里,突然很想做点儿手工玩玩。
    有人就觉得奇怪了,明明每天都在做手工啊。
    可那是大不相同的两回事情,你明白吗?----正经的工作和偷闲俏皮的情怀。两码事。

     

    用筷子揍了能能,因为它三次企图用爪子拨开厨房的移门,偷吃我打算明天做汤用的排骨。满满的一大碗,现在只剩下4块。
    被揍后,它低落了,主动钻进了猫爬架上黑洞洞的小窝,只露出小小的一截黑尾巴,在外面一抖一抖。
    我也低落了,开始想念朋友们。

     

    如果是在古代,没有网络没有电话,也没有博客可以互通信息。想念某个人了,就让老婆收拾出一个小包袱,或者像宁采臣那样背个竹书包,里面装满乐事薯片和新版的农妇山泉,带上MP3,徒步去京都,跋山涉水风尘仆仆,满脸唏嘘胡渣,驴友气质胜过犀利哥。
    两个月后终于到达了丰台区。我双目炯炯,月光下轻叩房门:“河马君,河马君,猴兄来看你了,一起出来玩吧。”
    然后柴门开了,大河马露出半张惺忪的胖脸,说:“不玩。”
    然后门又关上了。
    这就是发生在古代的友情啊,爽快直白又利落,如利刃直逼人心。

     

    有时我和好朋友讨论共同喜欢的女孩子的博客。
    他说:那段写的太好了,我都不想更新了。
    我说:是啊,觉得在写作的道路上一片灰暗。
    他说:要是我也能写出这样的东西,粉丝们该如何为我疯狂啊。
    我说:嗷嗷的。

    然后我们情不自禁把“好词好句”又点评了一番。

     

    假如把场景换到古代,我们就是竹林双闲之类,穿着潇洒帅气的长袍,戴着利乐牛奶罐那样的高帽子,每天吃饱了饭闲得蛋疼没事干,去小镇上沽2两猫尿,佐1斤猪头肉。用牛皮纸打包到溪边,坐在石头上,大声吟诵着这位奇女子的诗篇...
    好喜欢古代啊,光是想象着,就洋溢着烂漫主义的情怀。

     

    友情或是爱情,不管是思而不得,还是失而复得,都是特美好的事情,仔细想想不是吗?
    一颗钻石亮晶晶的,不管它是戴在你手指上,还是摆在珠宝店的展示柜里,再或者至今藏在非洲某块大石头的内核里,它都照样是美好的,从不因为所处的位置而改变它的价值。
    高层次的爱或友谊并不是占有,这就是我纠结很久所得出的阿Q结论。


    所以,那些美好的人儿啊,就让我们隔着苍茫的江水和寥落的群山遥遥相望吧。
    也许我们会望上一辈子,但如果能透过薄雾,目光有过短暂相交心领神会的一刻,也能让人心底暖呼呼的了。

     

    外头有隐隐的雷声,夏天应该也不远了吧?

  • 太白金星 - [影像]

    2010年4月10日

    观众朋友们,雷闷吼~

    说起来也许你们不信,虽然有日子没更博了,但我还是会经常上来看望你们的呵呵。(明星的虚伪通稿)

     

    日子过得天高云淡平淡无奇,只是很少上网了。(变成了小腹微凸的呆滞妇女)

    而且自从有了“爱它去”以后,在家随时随地无线畅游因特耐特,我就更懒得开电脑上网了,因祸得福颈椎好了很多,爱它去你真是我的爱心理疗器。

    今天在家附近发现了一家小咖啡馆,兼卖杂货,内有无线讯号,并黑色加菲猫一只,眼屎狂多得一比。我下周还想去,替它默默擦去满把的眼屎...我们都是有爱的女子。(女你妈)

    还有就是...

    最近迷上一首歌,《爱情买卖》,风头直逼《找个好人嫁了吧》,之前的《香水有毒》跟它比起来更是过往云烟。歌词太帅了,我连做菜的时候都忍不住哼哼---“当初是你说分开,分开就分开”。(连油盐酱醋都逃坠了)

     

     

    ------------------------------------------

    单反尘封了,默默牛内。只有新的旅行才能让它开光。

    于是,重拾卡片机的第一天,我跟小鸡小能分别自拍了合照。那是单反定焦头所无法享受到的福利。

    阳台上的强光堪比反光板,瞬间让我变成了太白金星。(佛光刺瞎谁的狗眼,昵称可以是大白或者阿星))

    哦卡片鸡,大太阳,细纹妈妈爱你。

    (但老谢,在下以这两张无PS无添加纯天然低碳眼部效果图,苦口婆心来说服你使用那个巨款奢华眼霜。今年20明年18,不是盖的。)

     

    (小鸡露出见多识广,“懒得跟你计较”“自恋个屁啊”的表情)

     

     

    (而小能则还处在对猫生第一次自拍的懵懂好奇中,“啊我的妈呀被摄魂了”,屁滚尿牛)

     

     

    -------------------------------------

     

    “这位姑娘,兜里有钱吗?借我两毛使使?”

    “呵呵,两毛没有,两猫有,可以借你玩一会儿。”

    “瓦噻,姑娘你人美心更美。”

    “呵呵,小白脸你真tm会说话,封你做我的御前一品抱猫侍卫!钦此~”

     

     

     

  • 一只鸟 - [说话]

    2010年3月31日

    谢谢你,卧室窗外树上的那只鸟。

    因为你叫的真好。

    只要我闭上眼睛听着,就能幻想自己在小时候,外婆家窄窄的炕上,天色还蒙蒙亮,外公在厨房烧早饭拉动着风箱,锅里蒸着稀饭和红薯;外婆在屋外的井边洗衣服,棒槌捶得床单啪啪响;三花猫脚上全是灰尘,呼噜着钻进被窝睡觉,房间里全是草木灰的味道。猪在吃泔水,鸡在咯咯叫,牛已经被二舅拉出去犁地。再远一些的竹林里,弥漫着湿湿的炊烟和雾,开满了那种磕在额头上就会发出biu一声响的紫色小花;竹林边是隔壁太婆种的萝卜,缨子上挂满了小露珠,大截萝卜屁股露在土外面;有人穿着草鞋上山打柴,卖豆腐的挑着担敲着铃铛。

    然后有一只鸟在石头窗户上跳来跳去,边跳边叫,咕~~~啾啾,咕~~~啾啾。

    和你每天的叫声,是一模一样的。

  • - [说话]

    2010年3月25日

    今日隆重跪求---

     

    好心人请不要再给我的博客提任何建议了。(改不改错别字/好不好笑/动不动人/有诚意没诚意/有灵气没灵气/)

    我又不是唱戏的....

    你喊我唱响点,我就唱响点,你喊我来个鱼跃前滚翻,我就来个鱼跃前滚翻。

    真的,每次有好心人提这样那样的建议要求,总让我感觉自己像个收人片酬必须认真演戏的苦命演员。

    当然,也不要像大部分家长那样说“因为喜欢你,才督促你,希望你更好啊。”

    希望我好,就去买我的东西。去实体店买,“这个这个这个,每种颜色一件,包起来。”“508是吗?这是1000,不用找了。”

    或者去淘宝一通狂拍,拍完还不用我修改邮费,全部重复付款,这边还没发货那边就给评价,全部好评,好评,非系统默认的好评!.......

     

    所以

    是好是歹都请放任我在这片还算干净整洁的地方自然而然抒发点放屁一样的情绪吧。

    因为即使它是个屁,那也是我亲生的啊!

    流着我的血,亲生的啊!

     

    --一个可怜的妇女忽冷忽热沙尘暴天气中露天着泳衣头顶俩肥猫跪求!

     

     

     

     

     

  •  

     

     

    --------------------------

    Tell your mother  i love her.

  • Something will be forever - [影像]

    2010年3月23日

     

    无意间发现的电影--《姐弟恋》

    献给每个女人心中那个永远的少年,曾经纯真地为了爱不顾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