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唉,年之可恶罄竹难书。

    但有没有像我这样真心喜欢春晚的《玩具店之夜》和《党的政策亚克西》这两首歌的?

     

    接下来混不吝贴个“老妹儿不高兴”之虚焦照,自娱自乐一下。

    (同埋心水歌《玩具店之夜》一首)

     

    我可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我们一起做游戏你喜不喜欢我?

     

    我长得有点矬,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你,喜欢你!

     

    我爬得有点慢,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你,喜欢你!

     

    我照片有点虚,你喜不喜欢我?

    不喜欢?

    替容嬷嬷削死你好吗~

     

     

  • 暖绵绵~ - [猫子]

    2010年2月7日

  • 去无声 - [影像]

    2010年2月7日

     

    一天中最好的时光,往往就是这个时候的这个角落。

    小猫在架子上磨爪,窗户外有鸟叫,阳光被栏杆分割成一段一段。

     

     

    今年我还拥有了两个新杯子。

    首先江雪送了一个(结果是前些天我为我妈买的杯子的情侣款,很美又高级)。

    下面的这个是买衣服时为了凑金额选的,简单的杯子,还保不了温。但我迷上了那两只准备舌吻的露,小样子真招人疼。

    我往里面灌了椰奶,开车的时候喝.......春光牌椰子粉,小人间送了一大包。咳,你还真是明白我的奶味人生。

     

     

    往往用尽心思浇灌的东西,死得都很快。

    比如之前那盆铁线蕨。真的,我没有遇到过比铁线蕨还难养的植物(但猪笼草的难伺候程度可与之PK)。铁线蕨,放到阳光下直射当然是不行,漫射光线也不行,放到浴室也不行,总之,就是什么都不行。后来,就慢慢死佐。

    以下这盆蟹爪兰,我常忘记浇水,有时一忘就是半个月。还经常被猫蹂躏,撕咬。

    可它这个月开花了居然。断肢之上开满茁壮的花,身残志坚,我被草根的人生感动了。

     

    感情这种东西,可能也是如此。

    好的感情应该是怎样的?有人问我。

    不过我认为这种问题本身就蠢,更不该来问女人。

    女人懂什么啊?喜欢了就喜欢了,还有什么脑子分清楚。跌个跟斗爬起来就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了。

    唉,女人懂什么啊到底?

    突然想起小签总结匪我思存的言情小说,就是“他戏弄她---他爱上了她---他快死了---他死了”,我笑喷了。

    说实话,有时候小签总能出其不意整点好笑的东西(她人非常好,作为一等一的好人她居然还能时不时整出好笑的这点让我受宠若惊)

     

     

     

    我准备以后家里全部只养好养活的那些植物。碰碰香和铜钱草,还有刚才的蟹爪兰。

    绿萝和红掌,也可以养一些。

    我要一扇光亮的窗,刚好可以照在我的工作台上。

     

     

     

    最近太想玩刺绣了。有人抄经,我绣经,可以吗?

    或者我绣个《兰亭集序》?

    晕,有点难度。

     

     

     

    其实关于今年过年,我最初的设想是要去南京看梅花。

    因为到今天我还在回味上海巷子里一把把出售的黄色腊梅,那种香....真的很难抵抗啊,在宁波就买不到,上海人民你们可真幸福。

     

    昨晚看了一大堆垃圾书,结果肚子更饿了。

    唉,我想吃好吃的。

     

  • 墙壁上的鲸鱼 - [说话]

    2010年2月7日

     

    在客厅墙壁上的光影。

    当时觉得它真好看啊,但是遗憾我越来越没有描述美好事物的能力。

     

     

  • 更年期 - [说话]

    2010年2月4日

    太讨厌过年了,真的,想起来就很烦。

     

    一临近过年,所有人都像疯了似的。

    超市都是人,人山人海的。放着热闹的咚咚呛音乐,听着听着就特想穿上唐装朝谁鞠个躬;

    每个人的兜里都好像揣着花也花不完的钱,;到处都找不到停车位,随便一停又被抄牌;垃圾短信变得特别多,后面署上名的那种群发押韵打油诗也属于垃圾短信,今年谁都别发给我;路上都是飞来的冷炮,不小心就会被炸到衣服;碰到一些不得不应酬的亲戚,讪笑,被问收入,继续讪笑,被突然拍肩膀,心中暗自怒火,被3到4个不服管的小孩包围,讪笑,给红包,但没人给我红包......最要命的是,快递小伙儿们全部赶回家过年,所以快递都停了,买点什么必须出门,再也不能依赖马云了,问谁都是笑眯眯的一句“不好意思哦亲,年前不发货啦。”

     

    把我埋起来吧,用沙子也行,黄土也行,粪也行

    埋起来吧,越深越好,别让亲戚们把我扒拉出来。刨个坑,把我丢进去,用铁锹压得严严实实的,过了春节再挖出来。

    或者有那种快拉的进度条么?可以从12号嗖一下拉到初八?

    初八,阿弥陀佛,世界终于清净了。

     

    过大年?

    过他大爷年啊!

     

     

  • 抓周 - [说话]

    2010年2月1日

    这是他第一次带这个女孩儿回家。

    很喜欢,但此时她还没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

     

    她把随身的包小心翼翼放到沙发上,转过身,看到了那些书。

    果然像所有曾来过这个房间的人那样,发出一声轻叹:呀,好多书。

    “挑你自己想看的。”

    然后他点燃了一支烟,靠在沙发上,看着小而白的手指尖慢慢拂过书架。

     

    这本是他最钟爱的.....这本他从来没有兴趣翻看......

    而她的手指到底会抽出这硕大书林中的哪一本?

     

    他目光慈祥而热切,就如同一个父亲凝视自己正等待抓周的女儿。

     

  • 开往冥王星 - [说话]

    2010年1月29日

     

     

    旅途里,也许好运的你,能遇到许多令你喜欢和愉悦的人。

    你们经过红色有院子的旧楼/倒映在天空中亭亭如盖的树木/一丛在夜色里发出奇特光芒的假桃花/咩咩乖的食草动物餐厅/还未到开放季节的樱花/正在被雾气慢慢灌溉的林荫道/对面画廊隔着玻璃蹭人的胖猫/想拥有但最终没有拥有的真的芳香腊梅/一个漫长的红灯和一个短暂到只能过一半马路的绿灯/

    你还收集了女朋友们的微笑眼神/不知名的咖啡馆里买一杯赠一杯的焦糖咖啡上甜度刚好的奶油/一块洗手的香皂/正午之前叫人温柔到发软的阳光/洒到围巾上的蜂蜜柠檬茶/她正在翻看的那本《酒红冰蓝》/灰色的雨点/打车的路人黑而庞大并且没有任何LOGO令人艳羡的伞/带着重量的画册和书/糖果/料理店木头桌子上的粗糙纹路/黄色苹果和橘色的橙/被剖成两半但两半都属于我的草莓/清晨的鸟叫/

    如果你不是一个吝啬的人,那么也应该留下些什么才妥当。

    但我并不会去费力猜想。

     

    当猫和老鼠循坏放到第四遍的时候,天色就慢慢暗起来。

    你正在去的路上或是已经在归程中?

     

  • 试想一个被北方的暖气宠溺过的人,还有什么勇气再回到冰冷刺骨的南方去?